没有三河坝战役就没有井冈山会师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05 03:35

字号

  梅州大埔,地势险峻、群峰对峙的三河坝上,一座高15米高、宽4米的烈士纪念碑静静地伫立在笔枝尾山山顶。四方形的碑身上面,镌刻着朱德元帅亲笔题的“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十五个正楷鎏金大字。

  1963年建碑时,从山头挖出的烈士骸骨装了满满4大水缸。直到1974年,纪念碑建设围栏时,还从当年的阵地上不断挖掘出新的骸骨,很多手里还紧握着枪。虽已时隔84年,但嘹亮的冲锋号至今仿佛仍回荡在此。

  6月8—9日,由南方日报社、团省委、省委党史研究室主办的百万青少年“走读红广东”活动走进梅州。

  在大埔县,青少年学生、新生代产业工人、大学生村官代表垂首默哀,缅怀当年三河坝战役牺牲的几百位起义军将士;之后,他们冒着烈日,寻访神秘的地下红色交通线。在梅县,他们参观了叶剑英纪念园,热烈讨论如何传承叶帅精神;青年党员们在叶帅铜像前重温入党誓词……

  历史功勋逐渐被正名

  三河坝是大埔县境内的汀江、梅江、海潭河三水汇合成韩江的起点,自古以来就是粤东水路交通要冲,为兵家必争之地。

  对岸的笔枝尾山,居高临江,地势险要,占据了这座山就等于控制了韩江的交通。

  “我军的前沿阵地就在笔枝尾山上,当年战斗十分惨烈,守卫在这里的我军第25师75团在歼灭大量敌人后,全部壮烈牺牲。三河坝烈士纪念碑和战役纪念馆就建在笔枝尾山上。”大埔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余敏介绍。

  数十年来,人们一提到三河坝,大多认为起义军在这里遭到了失败,没有完全理解84年前起义军那场血战的历史功勋。然而近几年,通过党史学界和当地党委政府的努力,三河坝战役逐渐被正名。

  1927年,南昌起义后,起义军撤出南昌,一路南征,进入广东,其中一部由朱德率领留守在梅州大埔三河坝与国民党军队浴血奋战三昼夜,掩护起义军主力挺进潮汕,同时保存了我军有生力量,奠定“朱毛井冈山会师”的基础。

  余敏介绍,在三河坝战役中,若不是指挥者果断决策,那么在中国革命史册上,将不能发生后来的“赣南三整”、“湘南暴动”,更没有举世闻名的“朱毛井冈山会师”。

  参加南昌起义的肖克老将军对三河坝战役曾这样评述:“没有三河坝战役,便没有井冈山会师,没有井冈山会师,罗霄山脉(井冈山)根据地的建立及其对南方游击战争的影响就不会那么大。”

  恶战三昼夜歼敌千余人

  “走读红广东”活动走进笔枝尾山,走进那段激荡的历史。

  1927年9月18日,南昌起义军主力进入大埔县城(茶阳)。不久,蒋介石嫡系第32军(军长钱大钧)2万余人,从梅县松口一带挺进三河坝,妄图消灭朱德所率的留驻部队。对此,朱德和25师师长周士第、党代表李硕勋指挥约3000多人的起义军打响了一场阻击战。

责任编辑:admin新闻报料:400-888-8888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没有,三,河坝,战役,就,井冈山,会师,梅州,大埔,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推荐